外卖迟到了!如果外卖送迟了两小时,你选择_____?


来自:科技每日推送(微信号:apptoday),作者:阿智
昨天,据新京报报道,有一批外卖骑手行驶在快车道上,有组织地进行“炸街”宣传:图片来源:新京报
后来民警约谈该企业的管理人员,并对参与“炸街”的19名外卖小哥从重处罚。
他们曾经是王者

而对于外卖骑手闯红灯、乱变道行为,我们早已司空见惯,另外像偷吃饭菜、吐口水、将用户电话弄成“招嫖热线”等负面新闻,我们也同样免疫。
即使是外卖员导致的饭菜压扁或倾泻,我们也不敢轻易去投诉外卖员,因为容易被威胁:
以前,在社会的热心宣传和关注下,我们都理解外卖员的不容易,对于一些细枝末节的意外,会选择体谅。
如今我们也该反思,对外卖行业无原则的包容,是否会让外卖员变得有恃无恐,引发更多的无素质行为?
虽然外卖骑手不容易,但是我没见到有哪个行业是容易的。

医院的救护车需要24小时待命,节假日的餐饮服务员得加倍工作,消防员要一次次奔赴火场,扫地阿姨要每天4点工作......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辛苦和责任,这本就是一种职业精神。
如果连本职工作都没做好,还怎么让人体谅呢?
一个客观的事实:大部分的外卖超时行为,都不是堵车、爆胎等意外,往往是外卖员太贪心,接的单子多导致忙不过来。
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面临几种选择:
1、由于超时,外卖员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先点击送达,即使外卖还没收到;
2、超时太久,即使投诉申请退款,也错过吃饭时间,白白挨饿;
3、超时太久,饭菜送过来已经凉了。
想多赚钱本是人之常情,但是外卖员需要估计自己的运送能力,不能为了多赚钱而盲目接单子。
我们体谅外卖小哥,是体谅一些突发事故导致的延迟,但无法原谅个人行为导致的延迟。
至于过多无谓的怜悯,只是圣母们将自己放在一个更高的位置看待而已,真遇上恶劣天气,只需对外卖员宽容一点就行。
最关键一点,我们可以体谅外卖员,但是他们的服务质量依然没法提升,难道外卖平台就不需要负责任吗?
外卖平台喜欢抓住恶劣天气下外卖员的不容易,就此大做文章,鼓励社会多宽容,这固然没错,我们能理解。
一边利用外卖员这个弱势群体打感情牌,进行道德绑架,一边却压榨劳动力、派单任务繁重,管理手段粗暴,这显然就很双标
好比血汗工厂的工人,老板呼吁大家多体谅工人,多买点产品,却不想提高工资,一味地剥削,并将矛盾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另一方面,美团、滴滴和饿了么在无锡展开补贴大战,又是誓师大会,又是疯狂扩张,外卖员的职业素养恐怕跟不上资本扩展的速度。
以美团外卖为例,送餐分为美团专送和美团众包,前者是正式员工,有五险一金,需经过严格的入职审查和培训。
后者采取众包模式,只需注册登记、审核身份证和缴纳押金即可,进入门槛极低,相当于临时工性质,人员素质良莠不齐。
这样带来的后果是,消费者会因为饭菜质量或配送问题,很容易和外卖员起冲突。
当外卖员被平台罚款后,反而将怨气洒在消费者身上,是消费者的无理取闹,导致他们被扣钱。
最终,外卖平台将纠纷推给消费者、商家和外卖员解决,自己没有任何作为。
事实上,真正的弱势群体反而是消费者,因为都不敢给差评,生怕外卖员知道电话和住址后,哪天就过来寻仇了。
即使消费者受到人身威胁,外卖平台也只会甩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涉事人员已离职,建议报警,出门注意安全。
似乎大家都忘了,扣外卖员薪水的是外卖平台,不缴纳五险一金的是外卖平台,不培训逼着上岗的是外卖平台,每单额外抽成的还是外卖平台。
眼看着外卖配送费越来越高,外卖延迟几率也越来越大,配送的服务质量却不见得有多好。
刘强东曾经在微博说过:如果通过劳务外包或者少缴,一年至少可以多赚50亿人民币。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浅显的道理,怎么这些外卖平台就不知道呢?要说真不知道,我还不信。
就不知道这类外卖平台,选择压榨劳动力、聘请外包人员的时候,睡觉能否安心一点?
上一篇:胡伟的刷墙公司,农村“淘金”路 下一篇:美图旗下的国内首家美妆体验式电商美图美妆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