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独角兽”宁德时代,曾毓群用6年创办的企业24天过会破记录,市值破千亿或成创业板老大


来自:商业人物(微信号:biz-leaders),作者:何思妤
 新能源汽车大热之下,动力电池“独角兽”宁德时代于4月4日闪电过会。
24天过会的速度刷新了富士康(36天)、药明康德(50天)的记录,1300亿的估值直追“创业板市值第一”,一时间将宁德推向风口。 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和2016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销量连续两年在全球动力电池企业中排名前三位,仅次于松下电器和比亚迪。2017年,宁德时代的全球出货量达到11.8GWh,超越松下的10GWh年销量,成为全球第一。 而这一切的背后,是曾毓群凭借电池领域近20年的探索,在消费类电子行业和新能源汽车崛起的两个节点都踩中了风口。 
两次踩中风口
 1989年,福建宁德的农家娃曾毓群从上海交大船舶工程系毕业,被分配到了福建一家国企。三个月后他便辞职去东莞新科磁电厂(全球最大的独立硬盘磁头供应商SAE旗下制造基地)做工程师,31岁那年他成了公司的研发总监。 1999年的一天,SAE执行总裁梁少康找到曾毓群,想拉他一起做电池。此时曾毓群正考虑跳槽去深圳的一家公司当总经理,梁少康又请来曾毓群的直接上司陈棠华劝说其入伙。就这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ATL)在香港注册成立,并在东莞成立了首家工厂。 当时,便携式消费电子热潮席卷全球,为这些产品打造新电池成了一门好生意。 曾毓群飞到美国购买了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专利授权。然而,按贝尔实验室配方做出来的电池有个致命缺陷——反复充放电后,电池会鼓气变形。对此对方回复,电池鼓气是一个本质问题,他们不知道怎样解决,被授权的全球二十几家企业也没人能搞定。 250万美元创业资金已经花去大半,产品还没有做出来,曾毓群推测问题可能出在电解液成分上,随即联系电解液生产企业做了七个新配方。两周后,根据两个新配方做出来的电池竟然真的不鼓气了。 就这样,差点夭折的ATL保住了性命。 2003年,苹果找到ATL,希望为其定制一款能用于iPod的高性能电池——既要满足特殊的形态安置在小巧的iPod中,又要有高容量提升续航,还得保证安全。成功为iPod开发出异形聚合物锂电池后,ATL拿到了为苹果的1800万台iPod供应电池的订单。 经此一役,ATL顺利打入苹果的供应链。这也成为了ATL日后获取更多资源与订单的有力背书。 在智能手机全面兴起普及后,ATL相继成为过vivo、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在2016年的三星Note7电池爆炸事件中,实验证明,ATL生产的电池比三星子公司SDI的产品更加安全。 到2017年,ATL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聚合物电池生产商。而最早进行聚合物锂电池开发的索尼,喊出的口号却成了“超越ATL”。 新能源汽车的崛起,则是曾毓群抓住的第二个机会。 2008年,国内开始用政策支持+财政补贴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试图在汽车产业中换道超车。而新能源车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电池。在曾毓群主导下,ATL管理层决定成立动力电池团队。 2011年,因为国家法规限制,外商独资企业无法生产动力电池。动力电池团队从ATL独立,取名宁德时代(简称CATL)。 正是得益于ATL的锂电池研发经验和长期为苹果供货的经历,在曾毓创立宁德时代后,2012年宝马找到他们为其新能源汽车品牌“之诺”设计一款动力电池。 宁德时代总裁黄世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忆,宝马给到的技术要求多达800页。为了生产出所需要的电池,宝马派出一位高级工程师,在宁德待了整整两年。 2014年,该行业出现大规模倒闭潮,包括海霸、今明阳、博力讯、世能、江苏力天等大型企业在内的超过30家的锂离子电池企业走向破产倒闭。2015年,又倒闭了40余家。而宁德时代早已构筑起技术壁垒。 
从招股书披露数据来看,2015—2017年,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93%、7.27%、8.02%,累计达到29.65亿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CATL的研发技术人员共3628名,占员工总数比例为20.10%。两项数据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获得宝马肯定之后,宁德时代迅速打开知名度,与国内包括大众汽车、上汽乘用车、吉利汽车、东风汽车等诸多车企都有合作,同时,他们还和上汽集团成立了动力电池公司,与蔚来汽车合作布局智能网联。 2017年,宁德时代的电池销量达到了11.8GWh,首次超越松下,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动力电池企业。到目前为止,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车目录中,3200款车型有500款是宁德时代提供电池。去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占国内市场总装机量30%,比第二名比亚迪的市场占有率整整多出一倍。
 
造富奇迹之下的隐忧
 算起来,新能源领域造福奇迹已出现多次。最早可以追溯到尚德的施正荣。尚德在美国上市之后,施正荣成为了当年的中国首富,身家达180多亿。 第二个登上首富宝座的是王传福。王传福本来就是国内电池领域的专家,连股神巴菲特都看好比亚迪,2009年,王传福以396亿元身家成为中国首富。不过王传福的野心不止于此,他已经向新能源汽车迈进。 第三个首富是汉能的李河君。李河君靠着水电站起家,之后进入薄膜发电,汉能薄膜在香港上市,李河君的身家一路暴涨,巅峰时期达到2000亿,连续两年成为中国首富。不过,在去年的胡润财富榜上,李河君的身家已缩水到400亿。 现在,造富奇迹又降临到了50岁的曾毓群身上。 曾毓群近期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公司正在考虑在德国、匈牙利、波兰三国中择址建厂,为包括宝马在内的车企提供动力电池。
此外,宁德时代继宝马之后又于3月6日爆出正式成为大众MEB电动车项目平台的动力电池供应商,捷豹路虎正在与宁德时代进行配套电池合作事宜。其扩张势头甚至让博世宣布放弃生产动力电池。宁德时代近期还通过一项收购,获得了加拿大一家锂矿的控股权,进一步完善产业链布局。
在此次上市融资之前,宁德时代已经完成了3次增资。2016年12月,招商动力、博裕二期、上海云锋、国新创投、天津君联等分别入股,招商动力出资最多,达到29.1亿元。2017年3月,宁德时代又引入4家机构,募集资金超过40亿。2017年6月,德茂海润入股,出资额为10亿元。 但这些,并不能保证宁德时代在全球第一的位置上高枕无忧,该行业的深度较量或许才刚刚拉开序幕。 
2017年宁德时代的收入与利润虽然双双增长,但利润率却出现了下滑。招股书披露,2015-2017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64%、43.70%和36.29%。宁德时代称,2017年受动力电池产能快速提升和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影响,电池售价降幅增大,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 过去几年中,中国新能源政策也给宁德时代的快速发展带来了红利。2016年,政府设立电池企业准入目录,外资电池企业被排除在外。这一政策,极大助推了宁德时代等国内优势电池企业的崛起。今年的新政策已经显现了补贴退坡的威力,并且工信部也称最迟在2020年,政府会放开电池市场的保护。势必对该行业带来影响。 再者,锂电池目前仍面临很多待解难题,除了电池自身安全性、环保性等质疑,全球已探明的锂矿石比石油会更早耗尽。以氢能源为代表的燃料电池、混合动力、太阳能动力等能源也在同步发展,更多人认为氢燃料电池才是未来的终极能源。 动力电池企业在接下来的2-3年内将面临严峻挑战,即便是宁德时代这样的行业龙头也不能幸免。
上一篇:创业情怀被营收绑架?再见,或者不见,今日头条! 下一篇:《互联网周刊》2017年度诚信交易二手车平台排行榜:瓜子、小猪、优信、淘车二手车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