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加林创办微脉,曾创市值300亿公司,如今再创业2年签约70座城市,覆盖1.5亿人口,业务流水超10亿


来自:创业邦(微信号:ichuangyebang),作者:RR

    “让每个人作为个体都得到尊重,不要去崇拜任何人。”——《爱因斯坦自述》  

当互联网几乎席卷一切领域的时候,医疗是所剩不多的尚未被开发的领域之一,并非价值小,实在难度大,别说创业企业,就连BAT,在互联网医疗几百亿的投资,至今还未有实质性的改变。BAT做不到就不做了?
这不是个简单可回答的问题,但浸淫医疗行业十年的裘加林,有他清晰的认知。在别人还在谈着独角兽的时候,他已经创造了两个大独角兽
一个是作为联合创始人成功在2009年中国第一批创业板上市的银江股份(300020);
另一个是作为投资人投出的哲信(金科文化主体企业,300459),两个最高市值都达300亿的企业。
两年前,38岁的裘加林再次选择从零开始,源自对医疗健康产业的钟爱,2015年,裘加林创办微脉,以城市为单位,构建本地化的基于信任的医患连接,希望在互联网医疗发展的迷途中,摸索出一条独特的路。
刚成立不久,就获得了阿里巴巴十八罗汉吴泳铭、腾讯联合创始人吴宵光和源码资本曹毅的Pre-A轮投资,金额4000万元。并在成立一年时,进行了A轮融资,吸引到了经纬加入,融资金额达到了1.2亿元。
如今,微脉已经签约70多座城市,覆盖人口1.5亿,在已经开通的40多座城市中,用户占据城市人口的20%,上线了4万名医生。“虽然微脉用户目前还不到1000万,但去年增长了5倍,服务人次增长了近10倍,活跃医生数量增长了50倍,业务流水超过10亿”,裘加林对微脉的未来充满信心。
扎根行业进行创业
带着浙大的标签,1977年出生的裘加林职业生涯都与“7”有关,外企7年,上班在7层;银江7年,办公室在7层;创办微脉,一幢7层小楼,他的办公室也在7层;最年轻的外企部门总监,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老总,国内第一个提出“智慧城市”理念者,并出版了全国第一套《智慧城市》《智慧医疗》丛书……理工科+管理专业的背景让裘加林更好地理解了商业的底层逻辑,这也造就了他一路开挂的人生。“懂技术,才能做好营销;理解了价值创造的逻辑,才能管理好公司。”裘加林说。
而对于创业,裘加林也更加专注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无论什么创业就是价值发现,只有对一个行业深入了解才知道价值在哪。”裘加林说。
在长期接触医疗行业的过程中,裘加林发现,对于医疗行业而言,“供需”矛盾一直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即便多年来,有无数创业者涌入医疗行业,但仍旧无法改变现状,而它背后的原因,严格的市场监管是其中重要一条。
2015年,裘加林深刻地体会到“大势来了”:那时候,分级诊疗、医生多点执业、两票制零差价、家庭医生等中国各项医改政策纷纷出台。于是,裘加林卸任银江智慧医疗集团董事长,从零开始踏上新的征程。
微脉创始人裘加林
从浮云模式到冰山模式
裘加林认为,医疗行业的市场要远远大于大家的想象,从数据上来看,全国的打车平均每天7500万人次,日均15亿,年市场规模5000多亿,而医疗健康,光看病支出每年超过3万亿,加上健康管理及保险,市场规模是打车市场的20倍。但因为医疗行业作为公共服务领域的特殊性,一直以来都受到国家的严格管制。因此,早几年加入互联网医疗的企业,如好大夫、春雨医生、微医等,在裘加林看来,都还没触及医疗行业的本质。
“微脉和很多挂号平台的区别是什么?”是裘加林常常被问到的问题,这时候,裘加林会用他的一套理论来解释,他将互联网医疗分为四个阶段:
1.0 浮云模式:
10年前,医疗对互联网并不开放,大家通过论坛进行沟通,于是,逐渐形成了医生和医生间、医生和患者间的沟通平台及社群,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那个时期的好大夫、春雨等。它们当时的特点是与医院无关,与数据无关。
2.0 浮冰模式
七八年前,医院对互联网开了一扇小门,于是出现了预约挂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众多的地方性挂号平台及挂号网,此外,也出现了一些帮助医院搭建掌上医院的服务公司。它们的特点是与医院有关,与数据无关,因为并没有同医院的数据、支付进行连接,服务单位是医院
3.0 冰山模式
这种模式以城市为单位,而不是医院。在线上不仅可以实现挂号,还可以实现就医支付、医保结算、报告查询、处方查询、接诊医生线上咨询等。它不仅与医院有关,也与数据及支付有关,这种模式连接本城市区域内大部分的医疗资源,基于医疗健康大数据,为本地百姓提供精准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
“这个模式是微脉开创。”裘加林说。很多以预约挂号服务为主线的平台在成立时,医院并没有向互联网企业开放,但在如今的政策开放环境下,这些挂号平台无法过渡到微脉模式吗?裘加林说,两者看似相似,但底层的逻辑和架构完全不同,这还包括医院商务BD的重构,这些挂号平台是一个悬在空中的基础架构,我们是落地的。
4.0 新医疗
当前的医疗服务构建大都基于“用户-医院”的连接,新医疗服务的理念是基于“用户-医生”连接,真正做到“以患者为中心”,以家庭医生模式,开展连续、精准、信任的个性化医疗健康服务,微脉基于医院去重构医患连接,一方面以医生为载体帮医院构建粉丝群;同时释放医生的自主服务能力,扩大了医院服务能力的边界。
微脉创始人裘加林
医疗从管制到市场化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医改政策的变化?裘加林认为根源在于“钱”。
虽然国家对医疗卫生经费的投入逐年增长,但相比费用支出的增长,余额不足,趋势不可持续,仔细分析医保费用的支出,有三大不合理之处:
1.老百姓不合规使用医保;2.医生、医院和机构过度医疗;3.无序就医;

这几部分不合理费用占比医保支出的比例很高,这就为医保政策的可持续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因此,需要解决方案来对此不合理纠偏:
1.对于老百姓不合规使用医保,采用就医实名制、医院信息数据互联网等手段,避免骗保事件发生。2.对于医院、医生等过度医疗,推行药品零差价、两票制、DRGs、检验检查结果互认等措施。3.对于不合理就医,看什么病都去大医院,采用分级诊疗、双向转诊、远程医疗等,从而让老百姓就医有序、合理。

就医保费用不足的问题,国家下了这么多处方,造成的结果主要体现在了大医院,大医院门诊量上升趋势减缓甚至倒退,打破以药养医自然大大影响了医生收入,当然,国家医改的目的并不是要打消大医生的积极性,因此,国家实行“医生多点执业”等政策,为医生用自身技能“勤劳致富”开辟了新道路,而在以往,这是明令禁止的。
此外,因为药品零差价,医院售药不再赚钱甚至亏本,所以医院开始逐渐采用处方外配的方式,加之医院间检查报告结果互认、眼科、口腔等科室外移、鼓励商保……医疗服务市场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医疗市场化提供机会
在医疗的市场化之下,“新医疗”转向以“用户”为单位,而不再是以“医院”为单位。裘加林说:“以往,大家看病大都是选择医院,但微脉会形成医生和病人间基于信任的链接。”也就是说,用户通过微脉挂号预约医生,这名医生就会自动列入“我的医生”列表,形成线上的医患连接,用户可以随时向医生反馈和咨询情况。医生也通过日常的诊疗,积累自己的患者粉丝群,从而为医生服务能力的扩展提供了基础。
微脉的目标是“人人拥有健康档案,家家拥有家庭医生,城城拥有网络医院。”裘加林说。
在整体的推广上,微脉选择以城市为单位去构建用户和患者的连接,微脉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避开医疗资源最为稀缺的一线城市,从支付能力较强的二三线城市切入,他们合作的意愿更强,也因此避免了消耗战。
而所积累的用户就医行为后,基于用户的意愿,微脉可以为用户精准服务。“一旦我们成为每个城市看病的流量入口,根据患者的就医需求,比如哪些是孕妇,哪些需要看眼科,从而提供精准服务,把用户推给城市里可以提供服务的医生和医院,实现精准匹配。”裘加林说。

构建线上就医平台的同时,微脉在富阳开了第一家线下妇幼商店“喜脉”,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在喜脉,邀请相关专家坐诊,针对于孕妇提供服务,除了医疗服务,喜脉还有母婴用品销售、健康服务,以及医美服务,如减肥,骨盆修复等。
“城市人口的1.5%是孕妇。”这是微脉选择从孕妇切入的原因之一,此外,裘加林发现,就医大多是以家庭为单位,而在中间起决定作用的往往是25~45岁的女性,而怀孕又是女性必然要经历的阶段,因此,服务好他们,就可以形成极高的粘性。裘加林预测,单家喜脉2018年的收入可以过千万。而一旦喜脉被验证成功,也会快速复制。
接下来,裘加林的目标,就是能够迅速扩张更多的城市。“中国有334个地级城市,如果可以覆盖100座城市以上,服务人口超2亿,微脉作为“新医疗”服务的基础设施,第一阶段的建设目标就实现了。”裘加林说。
上一篇:远望资本程浩:我为什么投资3D视觉公司「熵智科技」 下一篇:创业情怀被营收绑架?再见,或者不见,今日头条!




齐乐娱乐